贺岁喜剧《新年枞树》拍摄花絮

  • 2018年2月19日
  • 俄罗斯和苏联电影

这部影片的成功之处在哪里,中俄新年之间有哪些共同之处,俄罗斯总统是如何同意参演这部影片的......

  • 这部家庭多段式电影由六位导演拍摄,他们是:
  1. 吉姆尔·别克马姆别托夫
  2. 亚历山大·沃伊金斯基
  3. 德米特里·基谢廖夫
  4. 亚历山大·安德柳申科
  5. 亚拉斯拉夫·切瓦热夫斯基
  6. 伊格纳斯·约尼纳斯

他们经过俄罗斯的九大时区,共同拍摄了九部贺岁喜剧。

  • 吉姆尔·别克马姆别托夫(影片导演之一)有关俄罗斯新年:

《新年枞树》之所以受欢迎,是因为其像埃利达尔·梁赞诺夫的影片《命运的捉弄》那样,讲述的是把所有人连在一起的新年的故事,并不是在做艺术成就方面的比较,这才是影片的真正内涵。

我相信,如果取消新年,我们的国家将瓦解。世界任何地方都没有这样的节日。革命时期,我们的圣诞节被取消了,取而代之的是将圣诞传统融于其中的新年。严寒老人犹如圣诞老人,但前者还有不少多神教成分。中国春节,带来的是家庭聚会那样的传统。我们从欧洲人那里借鉴的是新年钟声倒计时。欧洲本身有将所有东西进行结构化和读量的习惯。

我们的新年,是各类节日大荟萃,因此它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• 主角色之一伊万·乌尔坎特有关新年传统:

“我和谢尔盖是性格差异很大的人,但我们都喜欢《命运的捉弄》这部影片。我们更喜欢的是那种感觉:12月31日,你去厨房做色拉凉盘,电视正在上演这部电影。你在某一刻放下手中的活计,转身去看电视,等待自己喜欢的那句话,开始回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,想起妈妈......”

“如果我们的某位观众在某一时刻,能够产生我们对《命运的捉弄》影片的哪怕是十分之一的感觉,那我们就是幸福的。当然,我们原则上并不给自己定下这样的任务,因为只有脑残者才会有征服某些巅峰或者占下谁的位置的想法。我们的任务非常简单,就是拍摄一部能够将我们连在一起的影片”

  • 别克马姆别托夫:时任总统梅德韦杰夫为何同意参演

有人向吉姆尔·别克马姆别托夫提出了很多问题:俄罗斯总统知道《新年枞树》电影拍摄情况吗?导演并未把所有秘密公之于众,但他还是做了点滴介绍:“影片几乎成形后,我们向梅德韦杰夫总统做了介绍,他同意在这部影片中扮演总统角色。大家都知道,世界任何地方,都没有现任总统参演电影的。但这个题材太重要了,因此我们获得他的支持。”

2011年1月1日新年前夜,德米特里·梅德韦杰夫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:“祝福大家过去的一年和即将到来的一年快乐!请记住,寄希望于严寒老人,但自己...”这是他在影片中提及的关键词。

  • 主演之一谢尔盖·斯维特拉科夫有关《新年枞树》影片的意义

“那时,我在拍摄巨片方面毫无经验。但不管怎样,我还是用‘放大镜’来审视所有拍片建议:不想使自己陷入非常尴尬的境遇当中。和《新年枞树》一切都非常接洽,无论是喜剧剧情还是职业团队。2010年,我们首次和摄制组见面时,在贺岁片方面堪称是某种真空。很遗憾,年轻一代几乎不怎么看《命运的捉弄》了。我们感觉到,已经到了拍摄某种新一代影片的时候了。其目的是,在大节日之前,不应丢掉的是把我们民族团结起来的感觉。”

“我觉得,无论如何,《命运的捉弄》都无法替代。也许,这是一生的感觉。不管怎样,我本人是在看《命运的捉弄》时做凉盘。而在看《新年枞树》影片时吃掉这些凉菜。两者之间,互不妨碍。幽默、家庭价值观和对未来的信仰,这些影片,把这些最美好的和最善意的东西连在了一起。”

影片播出前几周,就获得了成功,观众们都非常喜欢这部充满善意的新年贺岁片。因此,《新年枞树》刚刚放映,就开始拍摄第二季了。

推荐收看